垃圾分类的“上海样本” 撤桶并点、定时投放

黄怡说,填埋场、焚烧厂一般会选择建在城市的下风向、远离水源或地域交界处,但甲城的下风向可能是乙城的上风向,因此需要全盘考虑。

“这是一个城市治理的问题,不是仅靠绿容局就可以做好的事。

”黄怡表示,做好垃圾分类促进垃圾减量,是我国城市治理水平的体现,需要一整套比较完善的机制。

“妈妈,湿纸巾是什么垃圾呀?”“干垃圾呀!”最近几个月,杨莉(化名)与6岁的女儿之间经常发生类似的对话。

杨莉家住上海市长宁区天山新苑,今年4月份起,小区开始执行上海最新的垃圾分类政策,居委会给每家每户都分发了4个垃圾桶,“可回收物是蓝桶、有害垃圾是红桶、干垃圾是黑桶、湿垃圾是棕桶。

在天山新苑,以前每两三栋楼前就有一个垃圾桶,现在垃圾桶被撤掉,居民需要把垃圾统一送到投放点:西门、南门和垃圾处理中转站。

杨莉女儿就读的幼儿园,也请了专家来做培训。

女儿很快成了垃圾分类的小“迷妹”,吃饭时、散步时,总是缠着杨莉聊垃圾分类的话题。

天山新苑是上海推行垃圾分类新政的一个缩影。

今年7月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它被称为“史上最严垃圾分类措施”。

在此前上海市政府下发的一份文件中,上海市称要以生活垃圾“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为目标,形成政府推动、全民参与、市场运作、城乡统筹、系统推进、循序渐进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体系。

上海迅速掀起垃圾分类风潮。

在线下,遍布上海的8000个生活垃圾“两网融合”服务点、170座中转站开始建设,约5800个居(村)委中,垃圾分类宣传普及活动开始进行。

在线上,这一声势浩大的行动搅动了舆论场,有人赞同,亦有人质疑。

然而,无论如何,正如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在2月份全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动员大会上的表态,全面推行生活垃圾分类,既是攻坚战,也是持久战。

“上海没有理由不这样做”上海苦垃圾久矣。

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博士后李长军曾在公号“知识分子”上撰文指出,随着我国城市化的进程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各大城市生活垃圾产生量逐年递增,且由于近年来外卖、快递等行业的快速发展,人均产生量还在快速增长中,垃圾问题形势严峻。

具体到上海,据中国科学院大学上海高等研究院研究员史吉平团队今年1月的调研结果,目前上海市生活垃圾日清运量在2.6万吨至2.7万吨左右。

因此,一直有“上海的垃圾,15天堆起一个金茂大厦”的说法。

数量如此庞大的垃圾,如果不做分类处理,会严重污染人类的生存环境。

以几乎家家户户都用的节能灯为例,一只普通节能灯约含有0.5毫克汞,如果渗入地下,可污染180吨水。

汞还会以蒸气的形式进入大气,一旦空气中的汞含量超标,会对人体造成危害。

不仅仅是节能灯,根据国家危险废物名录(新版)名单,家庭日常生活中产生的消毒剂及其包装物、废胶片及废像纸、废荧光灯管、废温度计、废血压计、废镍镉电池和氧化汞电池等都是危险废物。

然而,在采访中,不少上海市民表示,此前对待家庭中的上述物品,均将其作为普通垃圾直接丢弃。

据上海市生态环境局的数据,2017年上海市危废产生量110.44万吨,但综合利用量仅有24.36万吨,仅约五分之一。

这无疑给环境带来了巨大威胁。

不仅如此,垃圾不在源头上作分类处理,会直接导致垃圾后端处理量居高不下,处理能力跟不上,甚至会出现“垃圾围城”的情况。

此前,在垃圾的后端处理上,上海显然有些力不从心,甚至出现过将部分生活垃圾跨省倾倒的情况。

2017年4月,中央环保督察组通报指出,上海市杨浦区绿容局与无运输处置资质的个人口头约定,由其承运处理生活垃圾,部分垃圾被跨省倾倒。

嘉定区安亭镇黄渡环卫所违规将生活垃圾及垃圾中转站委托无资质的上海康家有害生物防制有限公司管理,并允许其违规将垃圾运至外省处置。

如果从源头上进行分类,能极大缓解后端处理压力。

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负责人曾在《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表决通过后表示,通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可以减少约35%以上的垃圾处理量,从而减少生活垃圾焚烧、填埋过程中产生的空气和水体污染,降低填埋场等垃圾处理设施对土地的占用。

能成为国内垃圾分类较早的“吃螃蟹的城市”,除了由于上述紧迫现状外,也因上海具备了一定的基础条件。

首先,上海是国内最早开展垃圾分类工作的几座试点城市之一,2014年,上海出台《促进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办法》,此次条例中“可回收物、有害垃圾、干垃圾、湿垃圾”的“四分法”最早就是在2014年予以固化的。

李长军在上述文章中表示,2014年上海就已经有少部分小区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有干、湿两种垃圾收运车进行分类收运,并进行分类处置。

2007年,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黄怡到德国斯图加特访学。

刚到学校,接待人员给她发了一本非常详细的垃圾分类手册,“告诉你什么垃圾应该扔在什么颜色的垃圾袋里。

”黄怡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很多人说上海在学发达国家,但上海的经济也达到了发达国家水平,(注:国际组织认定,人均GDP在2万美元以上的是初等发达国家。

2018年,上海人均GDP首次突破2万美元)。

因此,“上海没有理由不这样做,垃圾分类应该在超大城市先行。

” “撤桶并点”、定时投放杨莉所在的天山新苑小区,4月份撤掉居民楼前的垃圾桶后,设置了3个统一的垃圾投放点,这在上海被称为“撤桶并点”。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