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质是什么? 笛卡儿只是回答: “我思故我在”

但是提供这一陈述的这个“我”是笛卡儿和其他哲学家或科学家都没有十分把握加以确证的一个物质实体。

物质是什么? 笛卡儿只是回答: “我思故我在”

笛卡尔我可以用我的肘关节击打桌子并感到疼,我可以捏我的两颊并感到有压力,这些事实都未必意味着我碰到了物质。

我的身体仍然可以是像能量这样的微妙物质的致密体,如果它遇到另一种桌子形状的致密能量,它将不能穿透它。

密度较小的能量(像水)就可以被穿透,尽管有一些阻力,而更稀薄的能量(像空气)就没有多大阻力。

这就是说,如果物质是真正的能量,那么以上的假定就是有根据的。

但是最终本质意义上的物质并不是“质料”而是其他东西的这一命题具有内在的合理性。

世界并不需要像微小的砖头或撞球戏的球那种看不到的和坚硬的小构建块来构造,它也可以由能量场来构建,或用其他不同的东西来构建。

整个问题需要作更深入的探讨。

在科学和哲学史上,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这一问题都是进行深入探讨的主题。

要勾勒出出现在新物理学中的物质概念框架,我们应回顾有关这一问题历史上的主要争论,它们提供了我们人类观察者能够接近和理解有关物理实在的最终本质问题的可能替代方案。

【导读】物质是什么?乍一听,问这一问题似乎有点天真,毕竟我们的身体是由物质组成的,当我们用拳头击桌子时,我们无可怀疑地碰到了物质。

常识告诉我们,任何“实在的”东西都是物质,其余的仅仅是想象或幻想。

然而,物质是什么的问题并不那么简单。

许多古代神秘主义者和形而上学主义者认为物质是一种复杂的能量形式,有些古代的概念把它说成是空间的凝聚。

在近代机械唯物主义科学中,这种概念是以空洞的思辨或仅仅是迷信形式出现的。

学而思与学而思培优学而思状告思而学 图-1

但在20世纪,科学家已经不那么绝对化了。

尽管对宇宙中物质的起源和进化有了显著的深刻洞察,但现代物理科学在物质的定义方面还没有最终定论。

在考虑这一问题时,科学家面临着与宇宙的最终起源和命运同样深刻(甚至更令人惊异)的奥秘。

宇宙毕竟太大太老了,而且也许是无限的和永恒的。

但是物质确实在我们的周围,而且事实上我们本身也是物质,我们为什么不能更有把握地认识它呢?自从2500年前古希腊哲学兴起以来哲学家们就一直没有停止过争论这一看似简单而实际非常棘手的问题。

据说,几乎所有哲学家和实际上所有科学家都将在这篇论文上签名:在世界上我们所观察到的任何东西,包括我们自己的身体,都不可能绝对有把握地被认识,决不可能释除对“它是什么,甚至它是否真的存在”的怀疑。

只有我们自己的精神过程这一事实,包括怀疑本身这一事实是确凿无疑的,正如笛卡儿所说:“我思故我在”。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