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奔的茅台股价 迟缓的酱酒“第二股”

业内人士乐观表示,这或许意味着酱香酒板块将迎来第二家上市。

在此之前,被视为有望打破酱香酒上市“”状态的企业是郎酒。

郎酒上市的传言也已流传了十年以上,但直到今天,除了在公开场合有几次提及企业的IPO计划以外,郎酒似乎有意在这一话题上保持低调。

同样多变的还有习酒的上市计划,在2012年、2014年,习酒分别借助企业股改以及引入战略投资者的机会,谋求进入上市阵营。

如今,习酒2020年上市计划的消息又在坊间广为流传。

但已经历多次计划流产的习酒,随着2018年高层大幅度变动,能否实现2020年上市的计划,依然存在疑问。

飞奔的茅台股价 迟缓的酱酒“第二股”

“茅台热”仍难带火酱酒从上述情况中不难看到,酱香酒企业的上市之路颇为坎坷。

有业内人士更指出,尽管当前的“酱酒热”,极大推动了酱香型白酒在中国市场的地位以及销售。

但从本质上来看,“酱酒热”事实上就是“茅台热”。

茅台登顶并未改变中国白酒市场的根本格局,酱香型白酒依然是以小众白酒的姿态出现。

并且,这有限的市场空间,随着茅台集团近一步发力酱香系列酒市场,会更为拥挤。

事实上,酒讯记者进行市场调查时也注意到了浓香型白酒的主导地位。

在北京市,无论是家乐福、永辉、沃尔玛、物美等大型商超,还是街头连锁酒行以及烟酒店。

以五粮液、泸州老窖为代表的川系浓香型白酒占据了不小的位置。

在北京分钟寺的一家物美超市,销售人员向酒讯记者表示,目前店内在售的白酒产品以浓香型白酒居多,还有北京本土的二锅头产品也有比较好的销量。

尤其是在选购礼赠酒水时,酱酒产品目前除了茅台酒有较多消费者在进行咨询以外,关注度与部分具有较高知名度的浓香酒相比还是比较低一些。

业内人士表示,茅台近年来力推酱香系列酒的发展,凭借雄厚的资本以及茅台集团本身强大的市场号召力,茅台的酱香系列酒得以迅速在全国市场铺开。

而其他酱香型白酒企业无论是在规模上还是在市场宣传的力度上,均难以与茅台系列酒比拼。

不仅如此,随着酱酒热潮蔓延,许多知名酒企开始布局酱香酒板块参与竞争,普遍规模较小的酱酒企业不得不花费更多精力在市场拓展之上,上市更成为一个需要谨慎应对的话题。

贵州茅台破千茅台股价破千 图-1

一枝独秀难撑大局这成为资本市场目前看好酱酒“第二股”概念的重要因素之一。

尽管郎酒、国台、习酒谁将跻身“第二”,还难以下定论。

但有观点认为,这一问题的答案不久即将揭晓。

因为茅台一枝独秀,已不适应当前市场对酱香酒产品的需求,也无法迎合白酒消费日趋多元化的趋势。

另外,政府层面积极推动,也加深了资本市场对酱香酒股票的青睐。

以酱酒大省贵州为例,推动优势白酒企业上市,已成为政府制定产业振兴方案时考虑的重要方向。

据悉,2018年12月,贵州省政府官网发布了《贵州省十大千亿级工业产业振兴行动方案》,方案中便指出,除将茅台打造成为千亿级企业以外,力争在2022年前培育3家50亿元级别的上市。

随后,国台酒业和贵州习酒,都先后接受了贵州证监会的调研。

业内人士表示,综合各种因素来看,酱香酒在资本市场迟缓的动作,或将随着“第二股”落地,迎来一轮上市小高潮。

但国台酒、郎酒、习酒三家企业在2020年这一时间节点同时成功上市的可能性并不大。

不过,无论“第二股”花落谁家,处于酱香酒品牌序列靠前位置的一众酱香酒品牌,进入到资本市场后,或将配合茅台,进一步拉动整个白酒股板块的增长。

文|白水股价一路飙升的贵州茅台,至今仍在A场独自撑起酱香型白酒的一片天地。

6月26日开盘伊始,贵州茅台股价在980元上下震动。

而进入六月中下旬以来,茅台股价在短时间内完成过百元提升后,以最高价超过999元的成绩,无限逼近千元大关。

贵州茅台一路狂奔的股价,再次引发了市场对于酱酒企业进入A场的期待。

但时至今日,除了国台酒业以“培训生”的身份,进入上市预备军阵营以外,屡屡传出上市消息的郎酒、习酒,却始终未释放出更进一步的消息。

酒讯君发现携“酱酒热”大步向前的酱香型白酒企业,不仅在A场“低调”,在终端市场也依然需要面对来自其他白酒品类的竞争压力,以及市场占比仍然较小的现实状态。

或许,市场的现实状态,才是酱酒“第二股”迟迟未出现的关键所在。

贵州茅台破千茅台股价破千 图-2

酱酒IPO“独木难成林”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贵州茅台,在股价接近千元大关的同时,重新让人们关注起酱酒企业的上市情况。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