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猪瘟背景下生猪供应链重塑及其对策研究

2.2 屠宰环节在生猪供应链的屠宰环节,每年我国生猪屠宰量约在6亿头以上,2017年全国屠宰企业共有20 658家。

目前,屠宰行业依然存在企业规模小、分布不合理、监管制度不完善等问题[6]。

非洲猪瘟疫情频发的背景下,由于活猪禁运,生猪销区屠宰加工能力短期内尚不能完全满足屠宰需求,按照2017年1.02亿头生猪调出量,毛猪主产区(调出省份)应该抓紧时机适当加快现代化屠宰厂的建设,按照目前30%左右的开工率,提高到3倍,基本能够满足目前活猪的屠宰量,但仍需新建大约3 000万头屠宰能力的屠宰场。

主产区屠宰企业屠宰能力有待强化,技术装备亟待提升,关键是大幅提升机械化率、现代化水平和屠宰完成后的保鲜率。

目前,主销区依然约有30%左右的屠宰企业,由于禁止活猪运输,主销区的屠宰企业产能严重过剩,可能面临“无米之炊”。

对于销区的屠宰企业需要转型升级为专门化的冷链物流中心,保留少量的屠宰能力即可。

2.3冷库仓储环节北京、上海、浙江、广东等作为猪肉主销区冷库总量大,冷链企业强,物流网络设施相对完善。

作为猪肉主产区的河南、湖北、湖南、四川等冷库总量不足,在生猪供应链转变过程中难以适应冷链需求量在短期内迅速增长。

江西、陕西、黑龙江、吉林等地区冷链物流网络较为薄弱,难以满足猪肉调运的需求。

由此可见,我国猪肉冷链物流发展区域性矛盾突出。

一是产区和销区的不平衡。

猪肉主产区冷链物流发展难以满足需要。

二是东部地区和西部地区的不平衡。

北京、上海等地冷链物流供给过剩,西部地区甘肃、宁夏等则严重不足。

三是冷链物流地区性分布和冷链网络互联互通不平衡。

目前冷链物流主要是地区性分布,而冷链物流发展本身要求全链条、全国性布局,这导致冷链企业散、小、乱,难以统筹规划。

在运输过程中生物安全防控措施薄弱(车辆消毒不彻底,不同猪场生猪混装,不同猪贩子生猪分装),且行业长期以来都较为不透明,生猪供应链需要进一步规范化。

表2 各省冷链物流的发展现状。

非洲猪瘟背景下生猪供应链重塑及其对策研究

注:数据来源于中国冷链物流专业委员会的《2018年中国冷链发展报告》。

按照一般0.73的出肉率,2017年1.02亿头生猪,每头生猪120 kg,转化为猪肉是89.35亿kg,则需要新增893.52万t冷库数量。

目前,东北三省冷库容量是229万t,河南是192万t,湖南是100万t。

现有冷库的数量远远满足不了新增冷鲜肉需要的冷库数量。

而且目前冷库结构也不合理,以冷冻库为主,缺乏多温带的设计,冷库设施设备也比较落后。

因此,重塑生猪供应链重要的任务就是新建冷库和改造原有冷库。

相应的冷藏车需求也会大幅提升,根据估算大致需要新增3万辆冷藏运输车。

3 对策建议一是严格生猪流通环节监管体系。

目前,活猪归农业农村部管辖,运输则由交通运输部管辖,冷链、零售则属于商务部管辖,建立生猪流通环节监管体系。

从生猪供应链入手,建立监管制度体系,严格执行日常检查、重点排查、随机抽查等各项监管制度,建立供应链核心企业主体责任,强化区全程记录制度和档案管理制度,做到来源可溯、去向可查、责任可追究。

二是强化供应链中对猪肉冷库、冷藏车的补贴。

在从调猪到调肉的供应链转变过程中,冷库、冷藏车是关键,而且缺口比较大。

一方面,建立政府财政专项补贴,对于销区屠宰场转型升级为猪肉冷链物流中心的给予专项财政补贴建设冷库,购置冷藏车。

另一方面鼓励银行、产业基金等社会资金优先支持冷库建设和冷藏车购置。

三是加强第三方猪肉冷链物流建设。

猪肉冷链是专业性物流,对于温区控制、车辆规范等有独特的要求。

目前,缺少对猪肉冷藏供应链进行温度控制的物流供应商,要明确扶持第三方猪肉冷链物流企业发展,鼓励猪肉供应链服务商发展,建立扶持体系。

支持企业采用物联网、区块链、云计算等现代信息技术提高冷链物流的效率,保证产品质量。

四是逐步建立生猪供应链认证供应体系。

我国猪肉供需市场正在发生明显变化,应推动主销区与主产区有效衔接,探索建立双向认证,点对点调运措施。

强化猪肉冷链物流建设,加快调整重构生猪供应链,建立完善畜禽产品跨区域流通体系和新型生猪供给体系,确保肉品供给充足。

凤阳非洲猪瘟疫情疫情应急响应措施 图-1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