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龄化冲击下, 延迟退休是唯一的选择吗?

通过延迟退休,提高领取养老金的年龄要求,让领钱的时间晚一点,交钱的时间长一点,从而缓解现行社保制度在相当一段时期内的收支压力。

正是在这样的思路下,世界许多老龄化国家都在推动延迟退休。

美国、德国提出将退休年龄从65岁延迟到67岁,新加坡提出将退休年龄从62岁延迟到65岁,韩国提出将退休年龄从60岁延迟到65岁,俄罗斯提出将退休年龄从男60岁、女55岁延迟到男65岁、女60岁,英国提出将退休年龄从男65岁、女60岁统一延迟到68岁。

全球老龄化程度最高的日本,提出将退休年龄从65岁延迟到70岁。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更是提出打造“永不退休”、“终身活跃”的社会。

上述做法可以归结为两大趋势:一是男女并轨,将原本不同的男女退休年龄一致起来。

二是越退越晚,从60岁开始不断向后延迟。

男女并轨比较容易让人理解,随着科技的进步和经济的发展,男女分工日渐模糊。

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男女退休年龄趋同的提法也属正常。

但越退越晚,折射出的却是延迟退休的力不从心。

在来势凶猛的老龄化面前,延迟退休更像是饮鸩止渴。

对于老龄化,一直有一种错误观点,即认为老龄化只是统计问题,只要提高老龄的年龄标准,如从60岁提高到65岁、70岁,问题就会消失。

这种观点的错误在于,将复杂的社会转型、经济可持续发展问题降维成了简单的数字换算。

从一定程度来看,延迟退休与这种观点颇为“神”似。

那么,延迟退休适合现在的我们吗?首先,对个人来说,延迟退休确实有益于我们的健康。

但这个有益是有前提的,即所从事的工作是自己喜欢的,强度也在可承受范围以内。

但事实上,相当一部分人面对的是没兴趣的,或者是高强度的工作。

同时,从个人财富积累上看,延迟退休的作用不大。

国外老龄群体就业的现状是:大多集中在农业和服务业,大多从事个体经营或非正规工作,大多从事短期性、临时性的不稳定工作。

现实中,大部分人的收入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面临的反而是收入进入瓶颈期,甚至是收入减少和失业。

因此,延迟退休只能是部分延缓个体老龄期的经济压力。

其次,对社会来说,延迟退休对劳动力不足有弥补作用,但这种弥补作用需要配套相关政策和老年就业保障机制,需要利用减税等手段鼓励企业雇佣老龄群体,需要通过加强培训、搭建就业平台等方式提高老龄群体参与就业的竞争力。

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充分考虑延迟退休对其他年龄群体就业的影响。

日本近几年出现的“中年人啃老”现象,乃至由此诱发的骨肉相残的恶性案件,着实让人触目惊心。

从当前中国的情况看,前一阶段出现“用工荒”的原因,更多是劳动力质量的问题,而不是劳动力数量的问题。

目前,中国劳动年龄人口仍然保持在近9亿人的高位,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一直在5%左右,这意味着还有4500万名劳动年龄人口没有就业。

从2011年到2018年,我国每年高校毕业生数量由660万人增加到820万人,预计2019年高校毕业生还将增加到834万人。

稳就业、保就业,才是我们当前的首要课题。

最后,对现行社保制度而言,延迟退休只能是延缓收支压力,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日本是世界上最早一批实施延迟退休的国家之一,从1973年起就不断延迟退休年龄,从战后的50或55岁,逐步延迟到60岁,又到65岁。

但日本的养老金危机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

据世界经济论坛预测,到2050年,日本的养老金缺口将从2015年的11万亿美元提高到26万亿美元。

今天,人类正在从有史以来的年轻社会步入前所未有的老龄社会。

老龄化带来的机遇和挑战,已经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和热点。

但是,在很多方面,我们依然停留在年轻社会的传统思维定势上。

面对老龄化的冲击,延迟退休绝非我们的唯一选项。

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建立起老龄社会下的新理解、新思维。

只有这样,才能找到新思路、新办法。

作者是盘古智库老龄社会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校对:颜京宁)。

文/李佳近日,据中新网报道,当前世界各国人口结构不断老化,随之而来的是退休金的支付压力不断增加。

为应对挑战,各国纷纷采取对策,诸多国家在考虑延迟法定退休年龄。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